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
香港“蓝丝带”召集人:“占中”不是民主是民霸

日期:2014-10-21

【环球时报综合报道】自香港反对派发动“占中”行动以来,支持警方和特区政府清场的“蓝丝带运动”就开始进入香港舆论的视野,并赢得广泛的社会认可。近日,“蓝丝带运动”召集人李偲嫣接受了《环球时报》的专访。她原名李艳青,“香港家长联会”会长,现在经营香港新力量传播,担任公司董事。

完全是市民自发的

环球时报:一些反对派质疑“蓝丝带运动”有官方背景,您有什么要说的?

李偲嫣:“蓝丝带运动”完全是香港市民自发的,没有任何政党背景,我也不是任何党的党员。我们追求团结、理性。之所以叫“蓝丝带”,是因为蓝色代表和平,也代表警察,体现我们支持警察执法。截至20日下午5点,我们已收集到41088个签名。

香港大多数市民要每天上班谋生,要照顾父母小孩,在政治活动中,都是“沉默的大多数”。“蓝丝带运动”代表他们表达目前的心情,表达对“占中”的不满。我们反对“占中”,佩戴黄丝带的“占中”者绑架了香港人声音,他们不代表香港人。目前我们团队核心有38个人,跟“反占中大联盟”也没有关系。

环球时报:您认为“占中”给香港带来的最大损害是什么?

李偲嫣:“占中”对香港经济和国际形象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。但是金钱在其次,我认为最大影响在人心。第一,“占中”撕裂了香港社会,香港人不能再平心静气地坐下来聊。“占中”者很极端,为了争取一些自己都不懂的政治概念,你不赞成,他们就攻击抹黑打击你,要你死,容不得半点儿不同意见。我认为,民主必须建基于三个因素之上——相互尊重、自由选择、讨论空间。但是,“占中”者给我们了吗?他们追求的完全不是民主,是民霸,民主的恶霸。

第二,“占中”对下一代的影响很深,把下一代搞得糊涂、迷乱,让他们相信,为反对一件事情,就可以不上学,就可以跟老师吵闹,就认为这是我的自由。“占中”为学生们树立了一个很坏的样板。现在出来挑头儿的大学生都是政治学生,不代表香港主流大学生,请他们回家、闭嘴。而我们是中年人,有人生经验,不愿意看到十三四岁的小孩认为搞运动好玩、好爽、为反对而反对,被煽动去做一些事情。

用“忍辱负重”形容香港警察

环球时报:反对派人士做的最令您不能忍受的是怎样的举动?是否可以用几个词概括警方的清场行为?

李偲嫣:我最受不了的是他们把自己当成“民主斗士”、“民族英雄”,自以为崇高,完全不受法律约束,把城市道路当游乐场,搞嘉年华。香港没有法治,就不是香港了。

警方清场时我不在现场,但从电视看到,警察是用心用力劝他们走,暴民不听。我用“劳苦功高、忍辱负重”8个字来形容香港警察。至于所谓“警察打人”,要尊重警务处的调查;如果属实,我觉得很遗憾。但这是个别例子,不能因为几个人情绪激动,就否定整个警队。

环球时报:您长期关注教育事务,那些学生了解他们行为的本质吗?

李偲嫣:中学生参加“占中”,牺牲了宝贵光阴。除了私立中学,其他学校包括官立中学、津贴中学,用的都是纳税人的钱。他们罢课,有没有经过我们纳税人同意?而且,中学生思想还不成熟,不了解政治复杂,他们那么单纯,容易被人煽动,所以不能把政治议题带入中学。我去年就曾骂陈健民(“占中”发起人之一)企图把“占中”放进中学通识科目。我一直反对这个事情。

环球时报:出现这种情况,您认为香港教育出现哪些缺失?

李偲嫣:我们的教育出了很多问题。在国民教育问题上,以前的负责官员总是在耍太极,本来早就该推了,2012年才开始做。港英时期,中学课程中有中国历史,后来却没了。香港“教协”里的人全是反对派,他们从四面八方走进学校,宣传“占中”无罪,是争取自由民主。

经常被恐吓

环球时报:之前您因为支持警察,儿子的照片被公开。此次组织“蓝丝带运动”,您本人或家庭是否遭到恐吓?

李偲嫣:一直以来,我都是被反对派人士、反中央媒体抹黑打压的,这些恐吓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,我不介意。他们的抹黑手段,无所不用其极。最近有媒体说我做过妓女,说我离婚是因为在家玩3P(指三人性爱)被前夫发现。我会对他们提起法律追究。

环球时报:香港媒体接连报道“占中”人士接受美国援助等,您怎么看?

李偲嫣:虽然很多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出来,但“占中”的物资供应源源不绝,充足及时,分工、计划和组织都很好,退热贴、面包……什么都有,应该背后是有支援的。

环球时报:您认为香港社会撕裂的根本原因是什么?

李偲嫣:香港反对派和反对派媒体,利用部分市民不了解共产党、害怕共产党的心理,一直在抹黑中央,散布谣言,频频制造两地矛盾。同时香港学校的教育,没有国家民族意识。不少人被洗脑,居然把内地人来香港说成是“入侵”。另外我还想补充一点,“公民提名”从来不在《基本法》内。从前英国人统治那么多年,没见戴耀廷(“占中”发起人之一)争取“一人一票”啊?为什么中英谈判以及草拟《基本法》的时候,他不提出来?为什么今天的他打倒昨天的他?我认为,关于政改的讨论不能离开《基本法》这个框架,因为这是大家历来都同意的,不是突然出来的。这就是法治。

本文地址:/http://www.nkyfba.com/show.aspx?id=53&cid=2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 | | admin |
相关新闻